坐等超度

行了行了,我先干为敬
微博@坐等超度

【良堂】花吐症 (下)

别名,这是什么小学生谈恋爱


花吐症

日程表上的名字是都划完了,孟鹤堂的病却是一点都不见好,孟鹤堂前三天的自信换来的只有今天的商演已然没有退路。孟鹤堂对着镜子理他的大褂,还好之前报上去的是几个老活儿,就算是没能完整对上两遍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周九良总是比孟鹤堂收拾的快一点儿,他看孟鹤堂一早就闭了嘴不敢多讲话,走过去把他后头还没压下去的领子按了按说,“就当他们赚了吧,买张相声票顺带再看个魔术表演。”

孟鹤堂却是依旧有点儿愁眉苦脸的,好像花吐症在他这儿本身根本算不上个事儿,影响他上班才是最最让他难受的,他说,“不成,光吐俩花瓣也就算了,包袱不连贯可怎么成。”

连这句话的中途孟鹤堂...

【良堂】花吐症 (上)

对不起,没有凄美爱情

只有弱智的我


花吐症

孟鹤堂坐在旁边毫无预兆的开始咳嗽。

一开始也没人理他,所有人都在吃在兴头上,而且长这么大谁没见过人咳嗽啊。可孟鹤堂越咳越厉害,活像要把肺管子都咳出来。周九良听不下去了,回头给他拍拍背,可孟鹤堂抖的周九良拍了两下都有些无从下手。

孟鹤堂咳的实在有些太厉害了,除了周九良以外也有人看过来了,而这一场过分剧烈的咳嗽以孟鹤堂一声半是呛气半是干呕的声音做了结尾。

“还行吧孟哥?岔气儿了怎么的?”

孟鹤堂勉强直了身子看了周九良一眼,眼睛都咳红了,刚把手从嘴上移下来想擦一把给他自己咳出来的眼泪,就看着有东西从他手指缝里掉下来。周九良手快,那东...

【良堂】你的报应就是我

起标题的时候和写的时候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被南京专场封面震撼


时间线错误请忽略


你的报应就是我


“周九良我是不是上辈子欠的你?”周九良开门的时候孟鹤堂抱着胳膊对他说。


周九良没说话,侧身让孟鹤堂进去了。孟鹤堂站在玄关,都来不及脱鞋,先伸手摸了摸周九良的额头。天才刚刚有点要凉快下来的迹象,但孟鹤堂的手冷的厉害,周九良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又在适应了温度后贴了回去。


孟鹤堂从鼻子里长出了一口气,看起来像是比开门的时候更生气一点,开口的语气却温和的像是诱哄,他说,“你看看你给自己弄的,快回去躺着。”


周九良这会儿正是从生病中小睡中刚醒过来,脑子最清楚的时候,...

【良堂】金玉良缘

au 收妖师x狐狸精

老套的故事老套的我


金玉良缘

周九良收妖这么多年,头一回见着自己送上门来的。

那会儿正是隔了一座山的村子被不知道哪儿跑下来的狼妖闹了个天翻地覆,他那不知道多少年没见着的师父给他飞了只鸽子,第二天周九良就背着他那破布包儿去翻山了。

说起来这差事也真不是个好差事,那村子四面环山,进去不易出来也难。外头人要想进去非得翻过村子北边那稍稍矮一些的山头才成,剩下的几座山都走不得。也有人不信这个邪走过,去过的好几个,回来的就一个,还疯了。被人发现的时候正跪在山脚下的乱石堆里,衣服破破烂烂的活像是从山上一路滚下来的,头发里还全是断树枝,面对着山磕头,嘴里念叨着什么,“娘娘,...

【敬必】前男友(中)

AU原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小敬X警方卧底李必

人设按照电视剧

bug一大堆,但是为了谈恋爱就算了吧


前男友

直到走出好一段距离李必缓缓松开收在身侧握成拳的手,走路带起的气流从身边穿过,李必这才发觉自己的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他没把握龙波能完全相信这一出闹剧,但至少今天这一出暂时是躲过去了,也给他和张小敬争取到了点把故事编圆的时间。有脚步声从后面追上来,听着跑的很急,李必顺着声音的方向回头,张小敬从走廊的那一头朝他跑来。

“小李必你听我解释。”张小敬声音大的都有震耳,他冲李必使了一个眼色,作势去抓他的袖子。

李必会意的一甩手,面上凶的紧,用恶狠狠的语调说了两个字,“走开。...

【敬必】前男友 (上)

AU 原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小敬x警方卧底李必

俗套和狗血齐飞


前男友

李必是被一阵子悉悉嗦嗦的声音给弄醒的。

李必微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在睡前他特地没有拉上窗帘,不过今晚没有月亮,在这个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里,窗外只有一点点的光亮。不够亮,李必只能看见自己的床尾那一小块的地方。那个细微的声音又响了一次,这次李必听见那个人就站在床头。

有风从窗外吹进来,但李必记得睡前他特意关上了窗。没有月亮,李必判断不出眼下是几点,但终归已经入夜了,他一下子没能想出这个时间点会来的人。

尤其是眼下他的境况,多半是来者不善。

李必不动声色的在被子下将手缩到身侧,可还没等他先发制人,来人就抢先一步...

【敬必】算账

在21集前写的,所以有点,不是很符合

按照电视剧来的

张小敬你可长点儿心吧!!!!


算账

上元当日长安给搅了个天翻地覆,圣上特许,上元灯会再延一日。

若非要说的话,对此最不满的反倒是檀棋,李必只微微首额后坐回了他惯坐的案前。靖安司其余的官员都已经告假回家,携亲眷上街看灯去了,偌大的屋子只剩下案前重新看起公文的李必和在一旁候着的檀棋两人。

檀棋见着李必不像是有回去的打算,一时没忍住道,“公子,眼下狼卫已经悉数抓到,伏火雷也尽数清理了,一日之内怕是不会再有什么变数。公子昨日已经受苦了,不如暂且歇息一下。”

李必依旧看着折子,语调却是柔和些,“虽说今日圣上不再出宫观灯,可终究全长安...

【敬必】不入眼

这cp怎么没人磕这不科学

没看书,只看了电视剧,极有可能日后被打脸


不入眼

张小敬是闻着一股子焦味儿醒的。

上一秒还在陷光怪陆离的梦里头,下一秒闻着这股子味儿张小敬猛的醒转过来。在西域做兵那几年张小敬也是没少闻着烧焦的味儿,油从城墙边子上浇下去,再丢火把,惨叫声混着皮肉烧焦的味道夹着热浪就往人脸上冲。

阙勒霍多,火劫,长安最终虽是没能连成片的烧起来,却也在那日烧了不少的东西。

张小敬如今已然能一瞬分别得出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儿,他坐起身,外头的天还是黑的,是纸张烧焦的味道。张小敬披了外衣推门出去,只见着李必背向着他,在院子里头烧手中的折子。张小敬看不出眼下是几时,只道天黑的没一丝...

【良堂】使坏

前两天看相声下饭,还挖到宝了


使坏

人嘛,尤其是男孩子,小时候可不就喜欢欺负喜欢的对象。

长大了倒不一定去欺负喜欢的人了,那会儿有点儿知道舍不得了,但闲着难受就老想着去使点儿坏。到了这当口,倒霉的就换做是关系还不错的好兄弟们了。

人一般都免不了俗,就算他周九良再怎么年少老成,20多岁整出40岁的架势来,这点儿俗他倒是没能免成。周九良这个人看着一副温顺的样儿,可脑子转的是真快,台上能灵光一现给孟鹤堂噎的讲不出话来,台下就能给秦霄贤整的有两回差点儿管他喊爸爸。

“不是你这个人看着傻不溜机的,怎么蔫儿坏啊?”秦霄贤破口大骂的时候正巧遇着孟鹤堂来后台扒拉人。

“怎么的了?”孟鹤堂问他。...

几篇文章的外链已经撤下,AO3不会删稿,如果有想要看的朋友请自行搜索一下。不会用的朋友也请自行查找一下教学,我这边碍于各种问题也就不一一解答了。谢谢大家的理解,用户名Chao_du,所有至今为止的分级作品都有存稿

© 坐等超度 | Powered by LOFTER